患者故事

伊芙林的真实故事

伊芙林已经89岁,患有房颤。在患有房颤的日子里,总会感到很不舒服,因为心跳频率很不规则,当她稍微感觉有点兴奋,心跳就会失控,整个人都非常难受。当她的心跳减慢,刚开始会感到有点头晕,她说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,患有这种病的人应该都知道抗凝药治疗后的结果。在抗凝血治疗期间 ,她整个人的状态很不好,感觉有点难以言喻,总之很不舒服。她整个人似乎没什么精神,她要定期去医院复查,有时每周都要去,如果血液检查结果正常的话,有时两周去一次,不过多数情况下,检查结果总是波动的。

伊芙林有中风经历,第一次中风时,她感到头晕目眩,就去看了医生。医生认为这是瞬时性脑缺血,所以就去医院做了常规的身体检查,进行了一般的检测,脑部扫描等。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没感觉到不舒服,症状都消失了,她没有四肢麻痹或是其他什么症状。但是五年之后,也就是1980年,她的头突然剧痛无比,非常痛苦。伊芙林有复视,看她老公都是重影的,她觉得太奇怪了,电视里的人也都是重影的,因此家里的人都很紧张。但是,在她看来 生活还在继续,得病就得病了,她不想像病人一样躺在床上,或者做类似的事情。

之后她有听说了左心耳封堵术,这个似乎当时很少有人知道。伊芙林的家庭医生之前从没听说过这种手术,当时医生对她说,要好好考虑一下,这是另一种心脏手术。在她非常认真地考虑了之后,她尝试了。医生非常仔细地讲解了血栓,和手术方面,信息,当时她感觉听上去似乎很简单,那一刻她对医生也很有信心。伊芙林做完手术之后,回到家,只要休养就好了。她的女儿一直陪着,不过,那之后,女儿要回去工作了。伊芙林心想必须尽快康复,而情况很乐观,她的确感觉很好,可以经常和女儿一起出门走走,有时会去剧院,去商场,有时会一起去购物。伊芙林有很多朋友,他们总会时不时来看她,如果没什么人来串门了,她都会感到不习惯。当和朋友们聊天的时候,他们都会问伊芙林身体受不受得了,而她总会很自信地说“没事,继续吧。”

关于中风

  • 脑中风是房颤最大的危害之一
  • 房颤病人中风几率为一般人的5倍[1]
  • 在中国,每4~6个住院房颤患者就有1人曾经中风[2]
  • 中风是我国第一大致死原因,中风造成的经济负担远大于心脏病及肺癌。[3]
  • 房颤导致的脑中风比动脉硬化性的脑中风更严重,死亡率更高,住院时间更长,遗留的肢体功能障碍更严重。
  • 目前国内绝大多数房颤患者没有得到合理的预防脑中风的治疗,最终给患者导致严重的后果。

[1] Wolf PA, Abbott RD, Kannel WB. Atrial fibrillation as an independent risk factor for stroke: the Framingham Study. Stroke 1991; 22:983-988.

[2] 周自强, 胡大一, 陈捷, 等. 中国心房颤动现状的流行病学研究. 中华内科杂志 2004; 43:491-494.

[3]疾病负担研究(Rapid Health Transition in China,1990-2010)Gonghuan Yang. Rapid health transition in China, 1990-2010: fi ndings from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0. Lancet 2013; 381: 1987-2015